互联网

专题合集

其他栏目

中国IT领袖峰会 四位嘉宾称:缺人才 行业过热

编辑:巧克力圣代2019-04-03 13:59:55

3月31日,在中国IT领袖峰会的“工业互联与强国未来”子论坛中,来自学界和产业界的领袖们围绕着我国工业互联网的产业建设、人才储备以及需要提防的风险展开了激烈讨论。

参加该论坛的嘉宾包括了富士康工业互联董事长李军旗、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兼新华三CEO于英涛、腾讯副总裁兼腾讯云总裁邱跃鹏、金蝶国际创始人、主席兼CEO徐少春、汉堡科学院院士、汉堡大学教授张建伟,研祥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志列、三一集团董事兼树根互联技术董事长梁在中。

工业互联网是一个跨领域的交叉行业项目,在座各行各业的嘉宾代表自己所属行业表达了各自立场的观点,财华社将现场的各位嘉宾发言整理如下:

3

张建伟:行业长期发展,需要“新工科”通才教育

工业互联网是融合了通讯和人工智能技术对工业真实世界的赋能的技术。也是对标智能制造和工业4.0的核心技术。

工业互联网是至少需要十年长期发展的领域,从人才领域来讲需要通才的教育,也就是我们讲的“新工科”的教育,变得十分迫切,就是需要又懂工业又懂制造才能胜任。

陈志列:“政、产、学、研”结合,政府牵头引领行业

我们研祥会在今年稍晚的时候,在全球推出一个我们工业互联网的成熟的解决方案平台。这个我今天不能提前透露,但肯定没有研祥两个字。我们要去掉研祥的壳子,让整个(工业行业)都可以运用,不会让人认为这是研祥的。

这些传统行业如果需要做数字化、信息化的升级的话,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找到解决方案,而且是免费的,不收一分钱。

我们国家再工业互联网领域最有可能领跑全球,原因是我们国家工业链条最长,应用场景最多,市场也足够的大。

要加快物联网行业发展不是需要“产、学、研”结合,是需要“政、产、学、研”结合,需要政府来牵头做这个事情。

梁在中:盈利尚远,需政府加大基础投入

抽象点讲,工业互联网像是一种基础设施,帮助整个工业产业全向数字化升级,以及之后实现全面效益提升的能力集合。

目前看来,我们做得很艰难,去年我们营收在2个亿左右。现在行业里大家都处于一个先试水的状态,大家都是一百万,两百万的项目先做。工业互联网的场景还是相当多的,一定是先做好了某一块,然后再从中抽离出来经验,搭建一个更通用的平台来。如果不在做新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的话,我们应该在明年底会实现盈亏平衡。

行业面临的问题方面,第一个是人才方面,既要懂工业,又要懂计算机IT这块这个很缺。第二个是成本方面,底层的技术,云等这块的投入需要政府牵头。

李军旗:一缺人才,二不可急功近利

我觉得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工业互联网就是工业+物联网,用互联网的技术促使传统工业向高产量的提质、增效。通过互联网搭建一个平台,把制造业打造成平台化和服务化。

实际在富士康在深圳已经有三十年了,去年我们就探索制造型的企业,下一轮的方向是什么?最终我们就决定是智能制造加工业物联网。

行业面临的问题方面,一个需要跨行业的人材,另一个工业互联网是这是场持久战,现在才刚刚开始,不可急功近利。

邱跃鹏:腾讯打造“非物理性”产品

我关注的是当所有的OT都连好后,带给我们的两个变化。其中一个是模式,就是我们对于客户端需求的关注,还有生产线和客户端的需求的更紧密的结合。

还有第二个就是原来我们讲工业都是在讲物理的东西,我觉得未来我们生产出来的东西可能不只于此,可能是一种内容、服务。

腾讯的定位是通过传感器将数据采集到AI,再利用AI去解决问题。现在来说工业互联网的痛点首先的就怎么用廉价的成本去解决数据收集的问题。

行业面临的问题方面,我也觉得首先是人才,第二个是我们的数字化的基础还是很弱,这个需要国家更多的支持。

于英涛:工业互联网是有钱人玩的游戏,谨防过热

工业与互联网过去是井水不犯河水,几乎没有交集。为什么工业互联网做起来这么难?因为懂IT的不懂OT,懂OT的不懂IT。所以要工业问工业互联网姓“工”还是姓“网”?我认为目前看来,姓工多一些。一段时间后可能是一半对一半,至于未来我认为一定是姓网。

工业互联网的目标是提升效率、降低成本,使我们的决策更有效,最终的结果是减员增效。

坦率的来讲,工业互联网属于一个探索的阶段,是有钱人玩的游戏。我们现在是服务大企业,包括TCL等。我认为中小企业目前不需要工业互联网,因为现阶段工业互联网花费太高,中小企业没钱。

行业面临的问题方面,我觉得这个行业目前有点热,我要泼点冷水。工业互联网是趋势是未来,但是炒得有点热。政府也提,产业也催,但还是需要静下心来,找出应用场景,找出好的OT+IT解决方案。

最后,不忘初心,工业互联网的最本质的核心是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增加效益。离开了这个初心,都是混说八道。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