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专题合集

其他栏目

黄晓明再发声明称理财不慎 未参与长生生物股票投资

编辑:沃游网2018-08-16 09:17:43

8月10日证监会一则处罚公告引爆娱乐圈,黄晓明疑卷入18亿股票操纵案。黄晓明工作室随即发声明,否认股票操纵大案。在8月13日晚再次翻转,据财新当日报道,该股票操纵案中的自然人账户之一确实为黄晓明名下账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梳理资料时发现,黄晓明名下公司有48家,涉及科技、餐饮、文化、服装、商贸、投资等多个方面,其中最多的当属投资类公司,多达14家。8月15日,黄晓明就“卷入操控18亿股票案”、“操控长生制药”等新闻发声明澄清。到底这次黄晓明的声明中详细讲了什么,我们一起来了解下吧。

据了解,声明中,黄晓明表示没有参与任何股票操控,并强调自己并不认识高勇,只是委托路某理财。黄晓明称“股票账户开立后由母亲代为管理,母亲将账户委托给路某代为理财,经由路某介绍转委托给高勇管理,高勇账户组所从事涉案交易,由高勇决策。”而关于“操控长生制药”,黄晓明称从未参与过“长生生物”股票投资,有关“黄晓明组团操控长生制药”等消息是谣言。

不过,黄晓明在声明中也表示,本次事件确实是因他理财不谨慎所导致,“对此次事件给大家造成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我一定从中吸取教训”,“最后,我要特别说明一点,此事是因我将账户交由母亲打理而将她牵涉其中,由此给母亲带来困扰与担忧,作为儿子,我愿意也必须承担一切舆论责任。”

以下黄晓明微博全文:

黄晓明声明

就“黄晓明卷入操控18亿股票案”、“黄晓明组团操控长生制药”等不实新闻报道,本人澄清如下:

1. 7月3日证监会就“高勇案”已作出《处罚决定书》,本人没有参与任何股票操控

证监会已于2018年7月3日就“高勇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内容如下:高勇通过实际操控16个账户操控股票,证监会决定没收高勇违法所得897,387,345.82元,并处以罚款897,387,345.82元。所谓“黄晓明操控18亿”纯属谣言,本人从未参与任何股票操控。

2. 我再次强调,本人不认识高勇,只是委托路某理财

本人股票账户开立后由母亲代为管理,我母亲将账户委托给路某代为理财,经由路某介绍转委托给高勇管理,高勇账户组所从事涉案交易,由高勇决策。我与我母亲没有参与操控股票。

3. 本人从未参与过“长生生物”股票投资

2014年第三季度本人委托路某进行理财的账户曾投资过“黄海机械”并在当季度退出。而“黄海机械”2015年才被借壳,2016年才更名为“长生生物”。故本人与“长生生物”毫无关系,有关“黄晓明组团操控长生制药”等消息是谣言。

4. 本次事件确实是由我理财不谨慎所导致,对此次事件给大家造成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我一定从中吸取教训。

最后,我要特别说明一点,此事是因我将账户交由母亲打理而将她牵涉其中,由此给母亲带来困扰与担忧,作为儿子,我愿意也必须承担一切舆论责任。

再次对给大家带来的困扰表示由衷的歉意。

黄晓明

2018年8月15日

我们来看看先前的报道中一些关键信息:

1、名下53家公司,华谊、万达、乐视都有股份

黄晓明不只是一个成功的演员,还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天眼查信息显示,黄晓明名下有53家公司,其中7家已注销,控股28家公司。与此同时,他的身影还出现在华谊、乐视网、万达电影等多家上市公司中,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华谊兄弟。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之时,黄便持有其1.43%的股票。经过两次转配与分红,其股权已由当初的180万股变成如今的648万股。最高时,黄晓明持有的股票市值上亿。2014年,文投控股借壳松辽汽车上市,黄晓明和冯小刚、李冰冰等明星一起参与了其定增方案,并在此次定增中注资1600万。2016年,黄晓明又以合伙人身份参与了万达影视股东——天津鼎石一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出资,后者持有万达影业股权比例为2.68%。黄晓明还曾60万参与乐视影业的项目,据公开报道,黄晓明持有乐视影业0.0717%的股权,这笔股权价值达702万元。

2、担任Star VC、明嘉资本两家基金合伙人

而作为投资人的黄晓明,还是两家基金的合伙人——Star VC和明嘉资本。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黄晓明名下有14家投资类公司。Star VC成立于2014年,任泉、李冰冰、章子怡、黄渤都是其合伙人。明嘉资本成立于2015年4月,由黄晓明和资深投资管理顾问张晓婷女士共同创立。公开资料显示,明嘉资本先后投资了火辣健身、第一车贷、寿全斋姜茶,芭比辣妈、同道大叔、野马现场、蓝色极限、innail等项目。后又参与了Star VC第一期基金的项目投资,主导了坚果智能化家庭影院,参与投资了秒拍、小咖秀、明星衣橱。据不完全统计,这两家基金参投的公司多达20余家。

在8月15日的声明中,黄晓明强调,证监会已于2018年7月3日就“高勇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他本人从未参与任何股票操控。他再次强调,他本人不认识高勇,只是委托路某理财。声明称,他本人股票账户开立后由母亲代为管理,他母亲将账户委托给路某代为理财,经由路某介绍转委托给高勇管理,高勇账户组所从事涉案交易,由高勇决策。“我与我母亲没有参与操控股票。”

所谓黄晓明卷入长生生物投资一说,同样源起高勇案。黄晓明在声明中称,2014年第三季度他本人委托路某进行理财的账户曾投资过“黄海机械”并在当季度退出。而“黄海机械”2015年才被借壳,2016年才更名为“长生生物”。故本人与“长生生物”毫无关系,有关“黄晓明组团操控长生制药”等消息是谣言。黄海机械全称连云港黄海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原本主业是建筑工程机械、钻探机械、钻机车、地质钻探工具、地质钻探仪器的生产。2015年,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借壳黄海机械上市,近日,因涉疫苗事件被广泛关注。黄海机械2014年三季报显示,黄晓明新进黄海机械前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比例为0.9%,同时期入股黄海机械的,还有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时节好雨”7号、18号集合资金信托、19号集合资金信托,以及吴宝江、薛青、黄艳、崔可欣。上述名称,与此证监会通报的高勇操作账户时节好雨7号、崔某欣、吴某江、黄某和薛某重叠。不过,到了2014年黄海机械年报时,黄晓明便撤出了黄海机械前十大流通名单,集体出走的包括薛青、黄艳,以及“时节好雨”18号集合资金信托、19号集合资金信托,留下崔可欣和吴宝江。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